动漫资讯 家居生活  体育资讯
校园资讯 戏剧歌舞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养生资讯 教育资讯 读书心得
趣闻趣事 财经理财 旅游资讯 电商资讯
农药资讯
宠物资讯
 
中科大学子讲述南极科考:我给企鹅当“铲屎官”
http://goldenspas.cn  2020-08-10 06:03:11  
电影《火星救援》给了人们一个灵感,在一些看似不可能的地方,试试种菜的手艺。      在南极冰冷的“白色沙漠”中,中国科考队也做了尝试。刚从南极归来的中国科大学子吴礼彬就尝到了新鲜。有了“大棚”之外,南极生活还有哪些变化?5月3日,在科大校园中,这位参与了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的队员,分享了自己的南极回忆。      工作:我是企鹅的铲屎官      吴礼彬的南极课题是“企鹅的生物传输对南极生态环境的影响”。      只不过,面对这一群憨态可掬的小动物,吴礼彬却并不能亲近,只能通过它们留下的“痕迹”来进行研究。“企鹅的粪便很好辨认,是红褐色的,因为磷虾是它们的重要食物。”吴礼彬说。自己的工作是用PVC管深入地下,采集沉积物,或者用铲子采集地表土壤。1个月的时间,他采集了近60公斤的样品。“所以说白了,我就是企鹅的铲屎官。”      在南极期间,吴礼彬一共三次登陆阿德雷岛。吴礼彬的三次登岛,恰好见证了成年企鹅孵蛋、小企鹅顶破蛋壳和喂食小企鹅的几个时段,他用相机远远地记录下这些有意思的场景。      “第一次登上阿德雷岛时,漫山遍野的企鹅在巢穴中孵卵,场景很壮观。”吴礼彬饶有兴趣地向我们介绍着他的南极见闻,“岛上主要有三个种类企鹅,都是阿德利企鹅属的。长城站附近数量最多的是金图企鹅,又称白眉企鹅,它们的眼睛上方有一个明显的白斑。”      “在近期的研究中发现阿德雷岛企鹅的种群数量变化与全球变暖相关。而帽带企鹅和阿德利企鹅的数量在下降。”吴礼彬说。      在南极吃上了自产的新鲜蔬菜      吴礼彬去南极的时候,当地正值夏季,而长城站靠海纬度也不高。“去之前查了一下天气,0℃左右,感觉跟合肥差不多。实际到南极之后,发现真的是差不多。只是夜里偶尔有大风呼啸而过,吹得门呼呼响。”吴礼彬说。      也有让他意料之外的事——吃上了新鲜的蔬菜。几年前,去南极科考的科大学子们,归来后都会提到一个事实,“那里肉不缺,但是蔬菜很有限”。于是,一位驻守南极科考站的医生着手自建大棚,把种菜的本领带到了南极。今年,吴礼彬这一批队员享受到了南极自产的新鲜蔬菜。“说是大棚,其实不大,就是一个玻璃小房子。有番茄、黄瓜,我吃到了青菜。因为量很少,只能偶尔尝尝鲜。”      “比前几年的生活环境真的好了很多。带宽也升级了。”吴礼彬说,长城站的WiFi信号也比设想的好了很多。“虽然不能看视频,但是上上网没问题。不过有些要在当地越冬的队员,就有点难熬了,我刚到站的时候,老队员们就忙着问我们,有没有新的电影电视剧?因为储备的都看完了。”      最难做环保的地方环保却做得最好      冰雪荒原、人迹罕至,在很多人眼中,南极纯净唯美,但也是单调的。      不过,科研人员却年复一年登上南极大陆,想要探知地球的秘密。“南极是地球上响应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地区之一,人类活动的痕迹,它能很快地感知并反映出来。比方说温室效应,我们可能只是觉得夏天有点热,冬天冰雪少了。但是在南极,一点点温度的变化,可能就会让一大片冰原消失,改变一些小动物们生活的环境,让它们不得不离开原本生活舒适的家园。”吴礼彬说。      正因如此,当科考人员踏上南极时,也有大量的规则约束。“这里原本是最难做环保的地方,但是也是人类做环保做得最好的地方,这是让我触动最大的地方。”吴礼彬说,“在南极生活时,日常垃圾会经过严格的分类,例如金属、塑料等难以降解的垃圾,都会分类打包由科研船统一运回国内处理。所有的废水都会经过污水处理系统处理,达到标准后才会排放。”      “在南极,真正做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我们在做科研的时候,也尽可能不去打扰企鹅等动物的正常生活,更不要说去摸它们了。正是由于人类释放了善意,这里的动物都不害怕人类,也很乐意亲近人类。有天晚上,就有一只海豹爬到了我们的宿舍楼下,任由我们远远拍照围观,一点儿都不害怕人。”      实现了本科的“南极梦”      吴礼彬考入科大时,录取的是物理专业。受到极地科考前辈孙立广教授等人的影响,他在大二转到了地空学院攻读环境科学专业。      “我本科做毕业设计所使用的样品,就是实验室的前人从南极采集的。当时我就想,什么时候也能去趟南极就好了。”吴礼彬感叹,没想到时隔五年,真的可以实现当初的愿望。      于是,在南极期间,吴礼彬抽出时间特地去看了他本科毕业设计样本的采集地——长湖。      没有科考任务的时候,吴礼彬用镜头对准南极的冰川、荒原和可爱的海洋生物。      吴礼彬选了个大雪后的日子,站在长城站前拍了一张纪念照,给正值六十周年校庆的母校献礼。      在他的前方,长城站的路标栏杆上端正地挂着一块属于合肥的路标,用鲜红色的油漆书写着——“合肥 16614 KM”。      科大学子为第五座科考站“探路”      在吴礼彬参与的中国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中,中国科大极地环境实验室一共派出四名师生参与。      其中,高月嵩参与为中国第五座南极科考站恩克斯堡岛新站,担当新站企鹅保护区野外调查小组工作,负责当地企鹅群落分布格局及历史演化过程的调查和研究,其样品、数据及研究结果将为企鹅保护区的申报提供重要依据。此外,还有另外两名考察队员的课题是大气环境的研究。      恩克斯堡岛新站为常年考察站,预计于2022年建成。按照设计,新站建成后可满足80人度夏、30人越冬,规模将达5500平方米,辐射科考范围300—500公里。      它将与中国已建成和运营的四大科考站即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一起构成南极科考的陆基系统,填补国际上南极考察重点、热点区域的空白,促进南极科考国际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