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资讯 家居生活  体育资讯
校园资讯 戏剧歌舞 灯饰资讯 
人工智能 养生资讯 教育资讯 读书心得
趣闻趣事 财经理财 旅游资讯 电商资讯
农药资讯
宠物资讯
 
不只是一场晋剧
http://goldenspas.cn  2020-08-08 06:05:39  

很难得,大剧院要上演晋剧。我给黄河对岸的爸妈打电话,妈说:去,一定去!

一提晋剧,我就想起人山人海、满地黄沙、夜幕和妈妈。那是童年最热闹的记忆,也是小镇一年一度的盛会——交流会。老人、小孩、男人、女人,那几日都要去城乡接合部的一处沙窝窝里去赶交流会。孩子们热衷去地摊儿买几件新鲜的小玩意儿;女人们要购置家用的盆盆碗碗,再扯上几块好看又便宜的布料;男人们则喜欢在交流会上临时搭建的小饭馆里就着沙尘吃碗现杀炖羊肉或者羊杂碎;老人们,不用说,重头戏便是中午一场、晚上一场的大戏——晋剧。

我妈不老,但也爱看戏。大概那时的文化娱乐活动实在太过贫乏,就算是电视、文艺演出也少之又少。不过,中午看戏实在是太晒了,而且也耽误家里的营生,所以,妈妈一般选择看夜戏。我呢,爱凑热闹,便也总是跟着。往交流会走的路上,你看吧,手里拎着小板凳或者胳膊下夹着坐垫的全是去看戏的。为抢占有利位置,我们有时会到得很早,就地一坐,满地的黄沙就是玩具,还会把地上的沙使劲往上拢了又拢,给自己弄个高高的座位出来。

戏我其实是听不懂的,但我喜欢看演员们的戏服和头饰。夜幕降临,鲜艳亮丽的舞台在灯光映照下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让我充满无尽的遐想。听不懂就问妈妈,《打金枝》、《三娘教子》、《算粮登殿》、《铡美案》……这些故事为我的三观初建添砖加瓦。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一般是,戏还在唱,我已经坐在沙窝窝上歪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似睡非睡半梦半醒间耳边还一直都是晋剧唱腔的咿咿呀呀声。直到妈妈把我轻声唤醒,才知戏不知什么时候已散,便迷迷糊糊地拉着妈妈的手随着人流往外走。有时候实在叫不醒我,妈妈就一直把我背回家。

前几日和妈妈回忆,妈说,就你一个还好,再小点时候,你大姐二姐全跟着,一睡睡着三个,那才叫愁人了。说时妈妈笑着,我的眼窝却直发热。

这一回,我带爸爸妈妈、公公婆婆来大剧院看戏。

站在剧院高高的台阶下,妈妈愣了一下,呀,这么好的地方?

是啊,这么好的地方,与交流会上的沙窝窝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再看周围,全是老年人,也有陪老人的年轻人。看到有晚辈背拄着拐的老人上台阶,又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背着我回家。

当晚的剧目是《烂柯山下》,主演谢涛。

谢涛?对,就是谢涛。去年,在第三届自治区二人台艺术节上,主办方邀请不同地方戏种的几位梅花奖得主同时登台,里面就有谢涛,主持人介绍: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化部“文华表演奖”和中国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获得者。

当周围的同龄人表示对戏曲不感兴趣而左顾右盼时,我却被谢涛现场的表演震惊成个钉瓷!同样是晋剧,真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唱调,陌生的唱功,和童年记忆真是天上人间。我一拍大腿:“唉呀,唱得真是太好了!”

上次只是片段,这次,是整场大戏。精美的舞台,精湛的表演,乐队、灯光、字幕、音响……一切都是精之又精。爸爸的评价:满满儿的,人们坐着动也不动!妈妈说:看了一辈子晋剧,还没看过这么好看的!

我说,您以前看的都是小班子小演员打游击,这回可是正规军大部队!说时,我笑着,眼窝却忍不住又是一热。